當前位置:主頁 > 最新內容 > 從取名研究所談我國的姓名學研究

從取名研究所談我國的姓名學研究

來源:周易起名網 | 發表日期:2018-04-27 18:50:38 | 作者:起名網

更多

導讀:近來,從網絡上看到這樣一條消息:八十年代初,美國成立了一種叫取名研究所的機構。為誰取名?為商品取名。在美國這樣的商品社會,競爭異常激烈,為使產品打開銷路,占領市場,取一個能吸引顧客的名稱,確實非常必要。因此,自取名研究所成立以來,門庭若市,

近來,從網絡上看到這樣一條消息:八十年代初,美國成立了一種叫“取名研究所”的機構。為誰取名?為商品取名。在美國這樣的商品社會,競爭異常激烈,為使產品打開銷路,占領市場,取一個能吸引顧客的名稱,確實非常必要。因此,自“取名研究所”成立以來,門庭若市,生意興隆。

從取名研究所談我國的姓名研究

由此不禁想到了人的命名—商品的命名如此里要,那么,作為地球的主宰者,具有53億驚人數目的人的命名,有沒有研究的必要呢?經過我們的考查,得出這樣的結論:研究人的命名,非常必要。

 

對人名研究是早巳有之了。前人對人名的研究沿著兩條線來進行:一條線是對姓名作理論的探討,另一條線是對某些姓名方面的實際問題進行研究,從而作出一些具體規定,直到立法。當然,這兩條線并非截然分開,而是經常交織在一起的。

 

在這兩方面,我們的祖先都留下了豐富的遺產。早在公元前706年的春秋時期,就有一位魯國的大夫申繻 (xQ)論述了取名的五種方法,在先秦史書《左傳》和漢代的《春秋繁露》《潛夫論》《白虎通義》等書中,也有許多關于取名的理論闡述。出于鞏固宗法制度的需要,我國歷代的統治者一直很重視姓名問題,也作了不少工作。比如在周朝初期國家就制定了謐法,規定了如何為帝王、諸侯、卿士定謐號.關于避諱,也有具體規定,如規定生者不諱(即對活著的人不用避諱),不諱嫌名(即對君父的名字只避完全同音的字,音近的字不用避),二名不偏諱關于避諱,也有具體規定,如規定生者不諱(即對活著的人不用避諱),不諱嫌名(即對君父的名字只避完全同音的字,音近的字不用避),二名不偏諱(如果君父的名字是雙名,那么只避一字即可)等等,關于取名,規定嬰兒出生三個月時,由父親命名,到20歲舉行表示成人的冠禮時,再取“字”,此后就只有君父稱其名,他人則稱其“字”,以表示對名的尊重。對姓氏問題官方更加重視,先秦時期,朝廷就有史官負責記錄帝王、諸侯、士大夫的世系、謐號、名字、別號,有一本書叫《世本》,就是先秦史官對這些內容的一個記錄。從西漢的《史記》開始,每個朝代官修的史書對氏族問題也都有專門的記錄。魏晉南北朝時期,由于門閥制度的發展,朝廷和世族大家都特別重視編寫族譜、家譜的工作,譜碟學應運而生,成了維護門閥制度的工具‘唐朝統治者進一步發展了譜碟學。到末代,譜碟又從官方進入民間和書齋,產生了很多普及性和研究性的姓氏書。

 

在封建社會,統治者常愛在姓名問題上作文章,借以炫耀他們的特權。拿名字來說,貴族不僅有名有字,死后還有謐號、廟號、尊號,平民百姓則有時一輩子只有小名。在姓名問題上的不平等,最突出的表現就是避諱,賜姓(名)和改姓(名)。關于對君父姓名的避諱,先秦時期的規定還不那么苛刻,如前所述,那時活人的名字可以不進,嫌名可以不避,雙名則只避一字。但后來,隨著統治階級鞏固政權,樹立權威的需要,這些界限全取消了,避諱逐漸發展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不僅對帝王尊長的名、字要避諱,對他們的謐號、廟號、年號等等也都要進,音近的字也要避,不僅人們的姓、名要避君父的諱,連地名,甚至物品的名稱也要因避諱而改變。比如漢文帝名恒,就把恒山郡改成了常山郡,孫權立他的兒子孫和作太子,就把禾興縣改成了嘉興縣。此外,封建帝王對他們喜愛的人往往賜給好姓好名,對他們厭惡的人則往往改個惡姓惡名,在這種情況下,無論是得到賜姓(名)恩寵的人,還是受到改姓(名)懲罰的人,他們的姓名應有的神圣性全被破壞了。

歷代的知識分子對姓名研究則另有一番貢獻,他們不僅協助統治者完成對姓名制度的記錄、傳播,探討關干姓名的理論,而且還從姓名入手,解決許多學術上的問題。例如清朝就有不少學者通過姓名的讀音、來源、含義以及名與字的關系等等去解決文字、音韻、訓話及歷史研究中的一些難題。近代也有不少學者通過姓名去研究語言學、社會學、民族學、歷史學等方面的問題。他們的工作,為建立獨立的姓名學奠定了基礎。

 

從我國的姓名研究中,我們看到了這樣一個半實,姓名研究始終和國家的政治、經濟、文化密切相關,是為這些方面的實際需要服務的。八十年代以來,在我國又悄悄興起了一股“姓名學熱”,這股熱潮也是由許多實際的社會問題掀起來的。粉碎“四人幫”,改革開放,帶來了政治上的民主,思想上的解放。這一切又導致了人們心理和審美觀念的變化。反映在取名上,人們已不再滿意于傳統的富貴、進財、滿倉、淑貞、掛蘭、秀英和“文革”中千人一面的衛紅、向東、文革,而轉向迫求新穎、脫俗。因此,如何給孩子起一個響亮動聽的名字,成了人們的熱門話題。這件事看來簡單,其實不然,它還和很多方面的工作聯系著。

 

例如,從六十年代末開始,單名成了人們樂于采用的取名格式,但是單名的增多卻引起了重名的激增。1983年12月I日,沈舊市公安局的楊燕山同志在《沈陽日報》上撰寫了《年輕父母,該怎樣給孩子起名》的文章,擺出了當前重名多的嚴重情況,建議父母給孩子起名時少用單字名,避免用大家都用俗了的名字。此后,許多報刊都載文談重名問題,提出減少重名的辦法,為什么人們對這個問題如此關心呢?因為它和我們的社會生活,和許多部門的工作密切相關,請看登載在1990年《法制日報》上的一則事例:

 

公安局的煩惱

 

深秋的一天晚上,H市公安局值班室響起了急促的電話鈴聲。

 

值班員小王抓起電話。“公安局嗎?我們這里發生了兇殺案,曙光街街一個叫肖軍的打死了人……”

 

刑警隊迅速來X現場,有人報告說:“前面不遠就是肖軍的家!"警車趕緊向前駛去,將一個名叫肖軍的人帶到了公安局。那肖軍連喊“冤枉”!公安部門到街道居委會去了解,這個街道有四個叫肖軍的。結果一調查,是錯抓了人,真正的兇手早蹌了。

 

讀者也許會說,這不過是偶然的事件。但是偶然中包含著必然。重名率高,則發生這類事件的概率必然也高。請看上述這篇文章的作者的一個統計:僅H市1980年到1988年6月,因重名給公安部門帶來的煩惱就達146起。可以想見,重名給人事、郵電、銀行等部門帶來的麻煩也不會少。這不能不引起人們對減少重名這個問題的思考。

 

在用字方面,也有許多需要解決的問題。比如有不少人看中了“淼”字和“喆”字,因為這兩個字從字形看都很有特色,意義也不錯,但是用它們取名,卻和國家的文字規范化政策發生了矛盾—這兩個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與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聯合發布的《第一批異休字整理表》中是被淘汰的異體字,用了,違反國家的文字規范,不用,又有割愛之痛.又如福建省的人名用字中有個“石羨(兩個字合一起)”字,這個字一般的字典都沒有,原來它是個方言字,讀xian,是鉆石的意思,這個字意思不錯,所以福建婦女挺愛用它取名。但是,如果帶石羨”字的人名出現在其他省或全國性的報刊上,那么認識的人可能就寥寥無幾了。以上這類矛盾如何處理?都是需要有關部門考慮的。

 

 

取什么樣的名字,是個人的自由,但也并非不能加以引導。例如江浙婦女中叫“招娣”“引娣”的特別多,“娣”來源于.弟,,因用于女名中,所以加了“女”旁。“招娣”這一類名字,包含著濃重的舊態識。當一個女孩子得到“招娣”這樣一個名字時,沈在很大程度上意味著:她的降生不是父母的第一愿望,他們更想得到的是“弟弟”,是一個能傳宗接代的男孩子。“招娣”這名字使我們想到:名字往往是社會意識的反映,但我們是否又可以讓它反作用于人們的意識,促進我們的精神文明建設呢?比如,在提侶男女平等的今天,在“實行計劃生育,提倡一對夫婦只生一個孩子”已成為一項菇本國策的今天,我們是否可以提倡不要再給女孩子取“招娣”一類的名字,而換一個想重她們的名字呢?

 

即使不談這些有關全局的大事,只從個人取名的要求來看,怎樣讓孩子的名字既響亮動聽,又有意義,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比如說,取名有哪些方式?用什么方式最好?怎樣寄托你要表達的思想感倩?取名字在選字,讀音方面有什么要求?男孩、女孩取名各應該注意些什么?這些問題里邊都是大有學問的。

從取名研究所談我國的姓名研究

諸如北類的現象,都說明了一點:在今天,姓名問題仍然需要關注,需要研究,并且需要一種全新的研究。但是縱觀我國的姓名學研究和姓名管理工作,都還很不夠。從學木研究的角度看,盡管我國的姓名學研究有悠久的歷史,其研究內容也相當豐富,但還缺乏這門學科的系統理論。從具體工作的角度看,前人盡管做過不少工作,但帶有相當大的主觀隨意性。學術問題不是我們要談的重點,姑且不提。在實際工作方面,國外就有許多經驗值得我們借鑒。比如日本在1981年制訂了《常用漢字表》規定了1915個漢字,在此之外,又增加了166個人名用字。很多國家都根據實際需要為姓名立法。比如1958年11月22日,葡萄牙“41697號法令”頒布了《戶籍登記法》,在數量上限制了取名的用詞和復姓的組成部分。在研究和管理手段上,許多國家也有新的進展,比如瑞典和丹麥都有人嘗試利用計算機對每個人進行編碼,用由北建立起的符號集來為要兒命名,從而解決大量存在的重名問題。這些作法雖然對我們不完全適用。但也給我們以啟迪,值得我們借鑒。

 

面對改革開放給姓名研究提出的新課題,當前興起的“姓名學熱”是很好的事情,在這個熱潮中,我們也愿意把點滴體會介紹給讀者。讓我們后代的名字更加響亮動聽,促使我國的姓名管理工作走上軌,這就是我們的心愿。

 

標簽:取名 姓名學 

推薦好名字

精彩推薦

網站地圖 | 網站標簽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2018 周易起名網 www.xjjksf.live All Right Reserved 冀ICP備13015332號-3
周易起名網內容都是來源于本站原創以及網友分享、網絡轉載,如遇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
吉林快三包号技巧